一張攝影師之死,是壓力,還是?

《飢餓的蘇丹》
這張照片是凱文卡特, 贏得1994年普立茲新聞特寫攝影獎的作品。
那是一個蘇丹女童,即將餓斃跪倒在地,而兀鷹正在女孩後方不遠處,虎視眈眈,等候獵食女孩的畫面。
⋯⋯這張震撼世人的照片,引來諸多批判與質疑。當人們紛紛打聽小女孩的下落,遺憾的是,卡特也不知道。他以新聞專業者的角色,按下快門,然後,趕走兀鷹,看著小女孩離去。
在他獲頒這一生最高的榮譽兩個月之後,卡特自殺身亡。道德良心上的遣責,可能是卡特無奈結束生命的原因之一吧?在我們周圍,正有無數這樣的圖像在形成、在發生,你我是否也僅止於按下人生鏡頭的快門,然後,漠然地擦肩而過?
該攝影師遺言說:「心情惡劣,沒有電話……沒有付房租的錢……錢!!我被鮮明的殺人、屍體、憤怒、痛苦、饑餓、受傷的兒童、快樂的瘋子的記憶糾纏不休,總是警察、總是屠夫……如果運氣好,我去找肯了……真的,真的對不起大家,生活的痛苦遠遠超過了歡樂的程度。 他還是有將身上唯一的乾糧跟水給那小女孩,並看著他到救濟站才離開,大家有時候要知道全部的事情,再作定論。
當時的蘇丹,恐怕不是他一個人能夠拯救的,不過他的照片引起了全世界的人注意到了蘇丹,這張的照片彰顯了這個意義

Releated Post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