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ookmark and Share 製造耶穌 (Misquoting Jesus)

製造耶穌 (Misquoting Jesus)

製造耶穌" Z( d* i8 l8 B) [% J# e* a8 S  J
(Misquoting Jesus)

巴特.葉爾曼
7 \* g7 o( k% v0 j9 @(Bart D. Ehrman) 黃恩鄰譯

這本書由朋友大力推薦,不過被我放在案頭有一陣子,等到有空時隨手一翻,頓間震驚不己, 平常我們對聖經的態度和看法也許都要改變. 這本書完全不是要大家遠離聖經, 反而是要對這本經書更加深入思考,而不是人云亦云,讓我們在更瞭解聖經之後,才會更接近耶穌,信仰更加純正.

01

P2270455by san ching, on Flickr

所以現在摘錄一些內容,以供大家參考. 由於版權所有, 這兒幾乎都是從書中摘取, 也就是說都要加上引號,請勿轉傳或做商用,欲讀全文請購買中英文書籍閱讀.

02

P2270457by san ching, on Flickr

這兒的節錄已經假設大家對於猶太教/基督教或是新/舊約聖經等歷史發展有基本的認識,所有的細節就不在這兒敍述,直接進入討論.

03

P2270458by san ching, on Flickr

第一章7 m7 W! e( k& ^9 C' A
基督宗教(聖經)的開始

猶太教是西方文明中第一個經書的宗教”, 而基督教對書籍的態度,因此也受其啟發和影響.早期的多神信仰則幾乎是以儀式和獻祭等行為來崇拜神祇,不必從書中學習任何生活倫理的準則.

04

P2270459by san ching, on Flickr

古代西方世界有許多的宗教,猶太教在某些事情上面非常獨特,篤信一神信仰, 此神還是創造並掌管這世界的神.
( Y+ {/ {5 c5 o- [: v上帝只有和他們立約, 只敬拜這唯一的真神,並把所有的事情都寫在神聖的經書上,其中包括了傳統,祖宗, 習俗, 道德與律法.

05

P2270460by san ching, on Flickr

到了耶穌的時代, 衪本人就是猶太教的拉比 (rabbi, 老師), 他接受了妥拉(torah, 律法, 包含五部書, 也稱為摩西五經)的權威性, 並把這些經書傳授給門徒,主要都是視這些經書為至高無上的猶太人.基督教也相同地把神聖典籍視為神聖權威的來源, 從一開始就是經書的宗教.

06

P2270461by san ching, on Flickr

新約可以分為幾個部分, 最重要的就是四本福音書, 因為所有的人都會想要知道耶穌的生平,教導以及他死亡和復活的種種事蹟.除了新約的這四本福音書,當時還有很多的福音書,包括多馬福音或是抹大拉馬利亞福音書.

07

P2270474by san ching, on Flickr

早期使徒們的事蹟以使徒行傳被收錄在聖經裡,其實還有不同針對使徒寫成的書,包括彼得行傳, 多馬行傳, 和保羅行傳.

08

P2270466by san ching, on Flickr

使徒保羅寫了許多信件給各地教會,試圖解決在各地發生不同的問題,最後有13封信件被收錄到新約之中.
, L; Z, z7 K8 X4 {, [' _4 c其實當時有不同人寫給不同教會或是個人的信件,: |* J, r1 r* J2 O
其中只有21封書信被列入新約之中. 這些書信大多被懷疑是由其追隨者或是另有目的的人所寫. 歌羅西書就是這類冒名書信,它不但強調這封書信的重要性,還提到一封失傳的信
( F" C! T5 ?8 I) f  O你們唸了這書信,便交給老底嘉的教會,叫他們唸, 你們也要唸從老底嘉來的書信.”

09

P2270471by san ching, on Flickr

最後約翰所寫的啟示錄是以天啟文學的類別被收入新約中,- b/ x' B/ Q4 L4 J/ ?9 y# [' ~& @
其餘的天啟文學彼得啟示錄,
3 Q4 C& |* G2 ]. ^9 Q: K, b8 W黑馬牧人書等等也在當時被廣泛閱讀.

10

P2270464by san ching, on Flickr

待續...

本帖最後由 ching43202 於 2020-2-24 04:33 編輯 1 }0 j3 n  D9 G: l2 J
0 o! z0 X* n" R

基督教團體在當時必須面對猶太人或異教徒的對抗,甚致還要受到官方的逼迫.許多皈依基督教的知識分子,寫了許多著作以理性論述來捍衛這個新興信仰,強調這是宣揚道德行為的宗教,絶不會威脅帝國社會的結構,更不是危險的迷信,這些著作被稱為護教學.

11

P2270462by san ching, on Flickr

除了外部的威脅逼迫, 基督徒的內部對於真理也有許多的解讀,保羅就曾指責許多假教師,這些假教師的團體也會著書來強調自己的正統性,這會造成後來新約內容的修改.最早的聖經注釋,第二世紀諾斯底主義者赫拉克里翁
' c$ T  g5 o6 B+ V" N4 u(Heracleon) 所寫的約翰福音注釋,
4 T0 w# N9 ~, W( Z, D  O就是一個異端的作品,; t, m( L0 C& F' O8 L- s# X
可是在當時非常流行.

12

P2270470by san ching, on Flickr

最有名的異端就是基督徒哲學教師馬吉安(Marcion), 也是第一位真正編定經書正典的基督徒. 他只接受保羅的教導,相信人只有靠對基督的信心而非猶太的律法,才有資格站在上帝面前. 最後認為舊約的上帝和新約的上帝不相同, 二者差異極大,
5 I. b/ H8 L4 F一位是猶太人的上帝,賜下嚴厲的律法,另一位是耶穌的上帝,用犠牲和愛來拯救人類.他的正典中, 連福音書都只收錄被改編的路加福音, 更沒有任何的舊約經卷,尤其內容還大加修改,使其更符合他的教導.

13

P2270475by san ching, on Flickr

由於馬吉安的影響,導致有許多學者開始對新約正典的成形投予較多的關注. 最有名的是法國高盧地區里昂的主教愛任紐 (Irenaeus), 寫下長達五卷的駁異端” (Against Heresies) 來反駁馬吉安及諾斯底等異端.

14

PC251753by san ching, on Flickr

今日的基督徒也許會以為,新約正典是在耶穌死後沒多久的某一天突然就出現的,其實剛好相反. 新約正典的決策過程並不是渾然天成的, 過程更不是一帆風順, 相關的爭論細節非常冗長,有時更是針鋒相對.光是新約這27卷被列出來就已經是第四紀後半葉了,
9 q5 c6 \7 Q0 I- u; P# s由亞歷山大城的主教亞他那修
' D& O2 d0 k0 j(Athanasius) 所提出.後來又爭論持續了數百年才成形現在的聖經.

15

PC251760by san ching, on Flickr

第一章
) |5 f  \- V! \# ?) @
早期基督宗教作品的抄寫者

在古代世界, 複製書本唯一的方式, 便是逐字遂句抄寫,用手工一次只能抄寫一本. 尤其早期教會沒有專業的抄寫者,
( E2 c/ t8 ^* ]/ h$ e5 Z他們不像猶太人抄寫經書那麼嚴謹,
! w3 H; u! j' |( e) D$ w可能看錯, 聽錯,拼錯, 甚致熱心地加上一些文字修改.5 X( Z. r" A7 ?5 y
他們偶而會更改文章的內容,
1 h* B, q" Z0 i6 P" ~0 a$ }有時候是偶然的錯誤,) c/ z/ h3 t1 z1 A3 T" K  B' A& h
有時候則是蓄意地更動內容.

16

PC251774by san ching, on Flickr

4 ?1 ?% I- O& o( O

每一本的抄本內容都會不大相同,
! ]* r( O0 k8 U3 o# ?7 E有些更動的幅度還很大. 公元一世紀,9 H! D  H3 U- @  X& P0 x' r
羅馬哲學家塞內加6 F# n& P2 w  S$ S2 e+ x
(Seneca) 在一篇關於憤怒的著名文章中, 提到
5 y; h( h+ @4 P; ]
某些無生命的東西,
; @3 Z8 G, m7 \# b3 q* a3 y
例如那些因為字體太小而被我們摔到地上, 或因為錯誤百出而被我們撕碎的抄本”,這無疑會令人沮喪和抓狂的.

17

PC251883by san ching, on Flickr

早期的書籍沒有標點符號,這種連續書寫的文章閱讀起來是曠日廢時,更遑論要理解內容,所以抄寫起來更是容易出錯. 例如godisnowhere, 可以理解成上帝正在這裡,God is now here; 也可以理解成上帝不存在, God is no where. 至於
" K( _9 h6 W% _lastnightatdinnerisawabundanceonthetable? 更會有許多不同的意思了.

18

PC160002by san ching, on Flickr

黑馬在異象中抄寫老婦人所給的小書
/ L2 ~1 T* M2 E# i- |
5 [: q% y, R: B, |+ P5 S黑馬牧人書
  X1 X) x- }2 N$ |- O# ~(第四紀的西乃抄本Codex Sinaiticus還將該書列入聖經),3 T& m+ r. V+ u5 w' g, f9 e
其間就發生了許多問題,
; g3 _5 Y8 [0 X他表示,
9 V. U5 f4 p, n& P( F不知道該如何區分不同音節 也許他不擅長閱讀文字,或是沒有受過專業文書訓練,對於連續書寫 (scripturcontina) 會有更大的問題.

19

PC160001by san ching, on Flickr

考察証明早期聖經的抄寫者大多是有需求的人自行抄寫, 而非專業文書訓練的書吏. 第三世紀教父俄利根曾抱怨,
1 B5 L$ P+ L& j4 l- g; o如果不是抄寫者的疏忽,
+ R8 [% \- F$ D# T) q) v
就是其他膽大妄為的傢伙故意扭曲, 使這些抄本之間出現這麼大的差異. 他們若非疏於檢查自己所抄寫的文字, 就是在檢查的過程中隨意增加刪減.”

20

PC160013by san ching, on Flickr


* t! E4 }6 n6 o5 s* @  A& @( i

0 z* ^& ?( v3 w7 D9 W0 l

TOP

馬吉安修訂的十一卷新約正典, 其中就刪除了不符合他認知中的保羅部分. 所以反對者愛任紐就有批評, “拆解保羅書信, 刪減使徒的話語, 毁棄那創世的上帝, 我們的主耶穌基督之父, 並移除使徒所引用的先知書. 使徒藉由那些段落教導我們, 在主降世之前, 先知就已經宣告過了.”/ j8 g; x) p4 t) U
21% u+ W# l2 n4 Y
P5120145 by san ching, on Flickr' d  x: O+ P8 I3 d4 X8 t( q: P; }

3 w" I2 v% _+ h/ F" {$ B) c- a' E; n5 a) b! B. ?2 C7 r$ r
要如何確保不被修改? 簡單來說, 沒辦法! 所以啟示錄22:18-19在文末就有嚴厲的警告, “我向一切聽見這書上預言的作見証, 若有人在這預言上加添什麼, 神必將寫在這書上的災禍加在他身上. 這書上的預言, 若有人刪去什麼, 神必從這書上所寫的生命樹和聖城刪去他的分.”
2 F0 e& G" f8 p' D223 g: J9 c' X7 }" m- B
P5120149 by san ching, on Flickr
6 N, }  R, C; a* r1 [5 m: {5 k$ d; l& M/ q* r8 v+ q+ X# {
* e7 |2 r. u* |
第五世紀拉丁基督宗教學者魯菲努斯 (Rufinus), 曾在俄利根著作的翻譯中發出更嚴厲的咒詛, “我實實在在地站在神聖父,聖子和聖靈面前, 懇切請求大家, 凡是翻譯或閱讀這些書的人, 都要憑著他對於即將降臨的天國, 死裡復活的奧袐, 懲罰魔鬼及其天使的永恒烈火的信仰. 他若不想進那滿是哭泣, 咬牙切齒, 烈火不滅, 靈魂不死之地, 就不應添加也不減損, 不插入或修改經文, 並對照原稿校對自己的副本.”
! S+ U( ~6 Q/ s$ |/ ]  d23
) Z. c9 }" k3 a) fP5120155 by san ching, on Flickr
$ w" z& C5 p/ X; l- v. m
. R9 A. C3 O1 w& M+ A# I  x* C. N2 Z/ r) E, Y' h4 e3 e
梵諦岡抄本 (Codex Vaticanus) 在梵諦岡圖書館發現, 為至今保存最好的抄本, 不過其中也發現蓄意更改文本內容的事例.
% j& A# g( f8 [# ^24
: {5 U" W0 X1 @# L, w9 lP5160925 by san ching, on Flickr
# R; m1 k# p8 G$ X0 W& v! e# A
% {+ w" g: E" v7 L4 s2 Q& a4 E* N' w
其中的希伯來書開頭, 一般都是 “基督常用他權能的命令托住 (Pheron) 萬有”, 然而在此抄本中被改成相近的 ”顯現 (Phaneron)”. 在數個世紀之後, 另一位抄寫者又將其改為原來的托住. 後來又有另一位抄寫者將其再改為原來的顯現, 並且在空白處加上注記, “愚蠢, 騙徒, 別亂更動舊的文字!” 顯現萬有和托住萬有是完全截然不同的意義.
8 O$ W; I" s1 s* Z; k25
* ?" y& C9 J: E# O0 H9 k; ~+ }$ zP5160930 by san ching, on Flickr& Q* w7 q4 v1 |$ L0 b2 B. r3 D9 o4 w5 K

; C9 \" f, S# T4 v3 ^3 V! w! z4 t. f8 r
2 d) K! x# b. F" G4 }4 @- Y當錯誤造成, 就會永久留在抄本上, 而下一位抄寫者不但會複製前一份抄本的錯誤, 而且還會再加上自己的錯誤. 甚致於還有第三種錯誤就是有人想要再修正回來, 反而更修正錯誤. 如此的錯誤如果一直持續到十個抄本, 那會累積多少的錯誤?9 f9 ?) n# H. ~# _8 @
262 i5 o6 T" P( }9 F1 o- z
P5160935 by san ching, on Flickr
; C3 i4 L7 @6 }5 @) ?* N* m8 K2 a9 G7 P' O* P* ~$ \

+ _9 `9 m1 J# V8 S4 t. F+ g既然錯誤這麼多, 我們怎麼期待看到當初寫下的原文? 簡單的答案是, 原文根本不可得. - v7 D5 l$ x: N( @# B# @, Q
27
+ N& Q+ R9 P/ g: D" ^P5120150 by san ching, on Flickr9 h$ S4 ^1 V3 l* @! p/ e0 t+ n* J
$ M1 D4 t" q- h) W3 f% t

) c, Y# A3 B9 H* z保羅的書信大部分都是由口述的方式, 由抄寫的秘書代寫的. 加拉太書中, 保羅還加上一段後記, “請看我親手寫給你們的字是何等的大呢!” 以表明這真的是他寫的信. ' f  V$ q- D) q) F5 s- C
28' ^; j$ `! u) ~" ^
P6150150 by san ching, on Flickr
' x, M( t8 n: f9 P) K  t7 }& |; T4 q
% `* c/ h5 V, V* T$ y/ P% M. i
8 ^( g. L* m4 e3 o8 v0 q3 M9 c那麼, 這種口述的方式是一個字一個字的抄寫, 還是略述幾個重點, 然後讓抄寫者自行發揮? 這二種方式在古代都很普遍地使用. 如果是抄寫者自行發揮, 那麼有多少成分是保羅真正想要的? 如果是一個字一個字抄寫下來, 會有多少的錯字? 如此一來, 是不是連原文都會有錯誤了?5 v" T: \" ~3 a% S" F( t" S
293 _7 g0 p+ n3 K+ s3 q
P6150304 by san ching, on Flickr0 f6 V2 i! L# m- p0 \
! M% W& Z( T  j
0 e' f' r+ W5 Y  Q" G# D, b
加拉太是一個地區, 那兒有許多的教會, 自然加拉太書在那兒會被其他教會大量複製, 這些抄本會有意或無意地被更動, 然後錯誤會如前述地一直增加下去, 所以錯誤會反而更多. 可是現在所存留的抄本, 不但連當初保羅添加文字的原本已不復見, 連二手抄本也都沒有. 最早的是稱為P的蒲草紙的殘破抄本, 寫於公元200年左右, 究竟這抄本有多少的準確性, 沒有人知道.
, J4 s5 d: W! U* Z30# a. i" x" o1 R9 i
P6150310 by san ching, on Flickr
# R+ c$ d2 j& @# o2 S3 D  u  b) X2 K# e
9 I  }# h4 o1 l  _7 c, h
- Q4 ^: {: ?! h1 D7 s! W待續…

TOP

約翰福音和其他三卷福音書有極大的差異, 故事不同, 風格也迥異, 耶穌的話語不再精簡直接, 而是長篇大論. 從一開始就自成一格, 序言極其優美, 直接就陳述 “太初有道, 道與神同在…” 這些如詩般的風格, 可是在後文中就不見”道”的存在, 因此起始段落是後來才加上去的?  另外, 耶穌與尼哥德慕的對話, 水變酒的神蹟, 與撒馬利亞婦人的對話, 或是拉撒路復活的故事, 都是很獨特不同的.  " T- Y$ z4 U6 [4 C6 T* _7 V- |$ V
31
0 E  N$ L- u) _( h+ G' iP6150309 by san ching, on Flickr
: A9 H, ^# h" M/ Z! S
" }' v) e7 @. q0 k+ ]
: u7 s8 M0 t8 P# u' F3 L: N讀者接著發現第21章是後來加上去的, 因為在20章30-31節就應該結束了, 這些都已經得到驗証.是否日後經文鑑別學的學者在重建經文時, 也要納入這些段落呢? 還是繼續找到最古老的抄本?
1 y! t% S$ i5 P) [4 b3 m* l; v9 D1 |322 u2 V8 C  V- ]' |7 h/ F
P6150326 by san ching, on Flickr
* P2 V: b; e. d1 r( o# t( W  D9 V8 ^1 w  ~  c8 a$ Q$ ]( R

6 J4 w" s. d+ B$ y) y; N2 b犯姦淫的婦人故事非常精彩, 戲劇性十足, 可是也只有在四福音書的約翰福音中出現, 還被好萊塢拍成電影, 可是這故事並未出現在原本之中, 是後來抄寫者加上去的, 這已經從學者得到証實. 因為除了此故事不在最古老的抄本外, 其書寫風格, 單字和用詞都不一樣. 另外這個故事也有許多問題, 如果這個女人是在行淫中被抓到, 那麼行淫的男人呢? 二個都應該要被石頭打死! 而耶穌那時在地上寫些什麼呢? 寫那些控訴者的罪狀嗎?
, f) w" p1 ]  i! H. ~' }  f33
3 A& E4 p& T) Z; Q, `, PP6150328 by san ching, on Flickr
$ E! R% B) j+ @+ N" \
/ T6 H4 ?0 d* ?* h9 ~, }6 c5 J5 }. J5 Y( s2 c3 A% @& R
最高的可能性是這個當時廣為流傳的故事, 也許被抄錄在旁邊的空白處, 後來的抄寫者就將其抄入正文的部分, 有些抄本還插入到不同的章節 – 21:25 或21:38. 結論是這個故事可以被列入聖經的一部分嗎? 你也許認為可以, 可是對於經文鑑別學的學者而言, 答案是否定的.  
" N8 k  E3 N+ _: A5 x' m: B34" M& N: h& M' m6 e6 r
P6150343 by san ching, on Flickr
$ Z& e; ]: C5 V$ {! p- q9 W7 k8 B: u" C& U
" o4 [) |; {/ S; g3 [
另外一個例子是馬可福音的最後十二節, 這對聖經釋義影響深遠. 原文到了: 然而那些婦女逃出墓穴, 沒有告訴任何人, “因為她們害怕” 16:4-8 就結束了. 後來又出現許多驚人的記載, 包括 “信的人必有神蹟隨著他們, 就是奉我的名趕鬼, 說新方言, 手能拿蛇, 若喝了什麼毒物也必不受害, 手按病人, 病人就必好了. 16:17-18
, g  C6 t+ E% Z$ S/ A' O: c- h( o; Y# C35- L$ y* u. {$ w! O
P6150337 by san ching, on Flickr
* ?) k* @' O* N0 e  }: |: I$ l+ n6 l- h; s3 c
. A( a% |8 O0 x, g
五旬節教會 (Pentecostal Christian) 也用這一段來証明耶穌的追隨者要能夠口說人不能懂的”方言”. 還有個”弄蛇教派” (Appalachian snake-handler) 也會引用這節經文, 至今他們都還手握毒蛇以展示自己對耶穌話語的信心, 他們可以握著毒蛇而毫髪無傷. 可惜現代有二位父子牧師, 都想要用這個來証明信心, 結果最後造成一死一重傷.
; b. a; e. Q- C6 P! O- J# \36
2 g6 ~7 D: ?) d4 Y8 m& z7 e: @9 AP6150058 by san ching, on Flickr$ U, M. B7 a* Y. v
9 W+ _% {3 e, t- l4 ^
# N. ]1 r& l- s$ j
就某個層面來看, 如果少了後面這幾節經文, 結尾就截然不同, 難以理解, 可是學者並不會因為這個考量就傾向於接受這幾節經文. 這幾節後人加上去的經文, 理由充足 (細節請參考作者其他著作), 幾乎沒有爭議. 兩份最古老且保存最好的馬可福音抄本上, 也都沒有這幾節經文. 另外, 書寫風格也迵異於馬可福音其他部分, 許多單字和詞彙在其他地方也找不到. 唯一的爭議是, 那麼原來真正的結尾是什麼?- Q' F- R8 d9 E4 j/ z, E
37! M& {# t7 N, D' Y- s3 ?1 x# H
P6150088 by san ching, on Flickr
+ a) N# {( f; O6 m4 e0 f4 b- I) m8 Y- Z# V- E9 f2 ?8 d" H3 j1 \

6 b9 Y7 W) J* }2 Y/ I" q5 }很顯然, 後來的抄寫者認為文章就這樣子結束會太過唐突, 這些門徒完全不知道關於耶穌復活的真理, 還有很多事情沒有交待完全, 所以自作主張地加了一整段上去.
8 Z" @" F& _: i& {3 S) ?- k  Z38
1 Y6 F( U. E$ ]3 ?P6150152 by san ching, on Flickr8 d- B8 n3 ~2 @+ O

& q4 ~# T' }# N8 [% n" [
) t, w# J& M( F+ ~/ j其實這種結尾方式和馬可在其他主題結束的方式很像, 研究馬可福音的學者發現, 馬可時常強調那些門徒都沒有開竅, 不斷說他們不懂耶穌, (6:51-52, 8:21, 8:31-33, 9:30-32, 10:33-40) 和其他福音書不太相同. 更有趣的是, 只要有人知道耶穌的某些事情, 耶穌就會吩咐那個人要保持沈默. 也許馬可有意要透過這個突兀的結局來教育他的讀者, 讓他們停下來靜下心, 好好地吸口氣想一想, 然後問道, 什麼?  x* @* W- |( L7 o7 F
39- v2 Y$ @8 H4 r* w
P6150261 by san ching, on Flickr
; A8 ?: Z3 X" k% w6 \
6 Y/ V5 u, V3 q9 y: H( W& R9 j1 ^) \2 C4 Z* V/ @2 P
待續…

TOP

第三章 新約的經文: 版本, 抄本與差異& g# s: ?8 t7 ~/ {% K2 r  V
十七世紀聖經學者在閱讀了上百份希臘文的新約抄本, 並詳細檢查早期教會教父的著作, 以及敍利亞文, 科普特文等早期版本之後, 發現新約經文的差異高達三萬處左右.
! R9 |$ y6 u; w, k" f3 K" ?40
! t' y( j& M* a1 sP6150263 by san ching, on Flickr9 X1 w9 X$ F2 S7 O8 n
& \1 j1 C  y& m/ Q. g8 p. M( r

5 k0 g1 [! W1 W8 k) _1 a所謂的原文, 變成了開放的議題, 如果我們不知道這些經文是否為原文, 如何利用它們來判斷正確的基督教教義和教導呢?& H0 Y' r% k# {3 ?
41, j! `( \' p  g: e% N
P6150299 by san ching, on Flickr
1 o% Z& z1 Q  K8 a2 ]  G) t5 K  F7 v& K+ [% ]/ e: j
3 S  X& r: n+ M4 L( h2 H
抄本之間有巨大的差異大多是因為早期的抄寫者非受過專業訓練, 只是教會中能識字會書寫的教徒而己. 到了第四紀以後, 基督教從受壓迫的小宗教, 搖身一變, 被羅馬帝國的君士坦丁列為國教, 專業抄寫者成為基督教知識分子中的一個階級, 因此改善了文本的複製過程, 出錯的情況才大幅減少. 2 a" X$ Y! \$ M* o* \) @7 j( R) J( d
42) z" H  t% h  e' k# D' m
P6150303 by san ching, on Flickr1 `" J3 t4 d6 [7 V6 y: @6 @
  e3 T; ?" {+ J3 n/ w5 N) n& T

! I5 f' U% o% e不同地區由於不同的文化傳統, 所以抄本也會有地域性的差異. 羅馬抄本就和巴勒斯坦抄本不同, 而又和亞歷山大抄本又有別. 其中埃及地區的亞歷山大抄本, 被學者發現最為嚴謹, 他們一代代地完好地將早期基督教文獻的內容保存下來.
8 M- p* R4 D) Q$ X- I43
% @: G" S% T$ ?4 s, P  z" CP6150314 by san ching, on Flickr
3 \% a- x4 a/ s: x9 g7 H0 `9 H: }/ b+ E& c$ T1 I  R
6 D) ?$ P* A* b7 I/ y
以邏輯來看, 我們不能因為後期的聖經抄本彼此之間的相似度高, 便以為與所謂的原文相近, 那就大錯特錯了. 那麼那些人所抄寫的母本是從哪裡來的?
- G4 ?+ c& x/ i0 b44  c# E) D( a$ h/ n
P6150321 by san ching, on Flickr. x0 n/ ~, @) c2 U3 Z1 w

' d- ^8 E. Y; ]6 y- @3 R, G3 l- K1 B3 N6 ]4 @2 A
雖然羅馬帝國開始大量用希臘文來抄寫聖經, 可是在許多其他的地方, 也用他們自己的文字來抄寫聖經. 早期常見的有拉丁文, 敘利亞文, 或是科普特文抄寫成的聖經, 其中以拉丁文抄寫的聖經在歷史上特別重要. 可是問題又出現了, 很快地就會出現許多不同的譯本, 其間還有不少重大出入.  
" x0 U8 n/ S, R" U+ W7 z454 P# h, O4 @8 H0 M2 b+ d
P6150320 by san ching, on Flickr
; z4 P6 g' B4 _. ^. Z9 P1 h! T2 Z4 t' k* X* u0 k! K

5 v) K2 P4 T  I- J* Y$ v+ a6 s. l7 q到了第四紀末, 教宗達瑪蘇一世 (Damasus) 委託當時最重要的學者耶柔米 (Jerome) 修訂一份官方的拉丁文譯本 (武加大譯本 – Vulgate), 最先完成的是拉丁文福音書, 其他的部分可能是由他本人或是追隨者所完成. 0 k& J  `. y8 |' E' {! z3 k: m
46" N" A5 i1 V$ e* i5 i# c4 O
P6150342 by san ching, on Flickr
4 c6 c/ W1 }; a0 a
1 Y3 E+ a/ i: a$ c! L. \0 {/ I/ L6 l; M
數個世紀以來, 基督徒, 神學家或是學者, 都是使用這個譯本, 並持續至今, 現今的新約抄本中, 武加大抄本的數量有希臘文抄本的兩倍之多.  . L( q! u. z! @; G2 `
47
- {4 \) |3 z5 Y( x- HP6150341 by san ching, on Flickr
& K2 P$ o, C3 G$ A
: g3 {- e) g" W& @* \, ~# g+ @
0 A. R1 F2 H3 A) \1 J7 w9 Q! m直到十五世紀古騰堡 (Johanne Gutenberg, 1400-1468) 發明了印刷機, 才改變了聖經的複製流程, 保証每一頁文字都完全相同. 不過先印刷出來的是拉丁文聖經, 反而沒有任何的希臘文聖經. 因為當時已經習慣以武加大譯本當做教會唯一的聖經, 就像現在大多把英王詹姆士欽定版當成真正的聖經一樣. 希臘文被視為希臘正教 (Greek Orthodox) 的語言, 而希臘正教又被認為是從真正教會分裂出去的宗派, 所以印刷希臘文聖經不是件急迫的事.
0 w" G5 W5 {7 Y9 j& @48
2 s5 T8 y* d: hP6150351 by san ching, on Flickr5 t* H$ E+ e; y& Q0 ^2 `/ V
6 {: A, n: u& ~4 K7 p6 {

# c( d1 X9 [; t0 T: K$ J第一位出版希臘文聖經的是西班牙樞機主教西美納 (Ximenes de Cisneros), 派狄耶哥羅培茲 (Diego Lepez de Zuniga) 等學者編纂了一部多國語言版的聖經, 包含希臘文的七十士譯本. 其中還是以武加大譯本的地位最為崇高, 被比喻成釘在兩個罪人中間的基督, 而兩個罪人就是錯誤的猶太人(希伯來文)和分裂出去的希臘人(七十士譯本)( L8 u: \/ o1 [( n0 A! m2 z8 A
492 N. f- s1 b0 s9 I3 Y' u# V8 `
P6150353 by san ching, on Flickr' {8 T2 _" l4 M1 w- l0 l. Y

9 E4 @8 t* h3 k9 W5 c3 f1 G
: X6 T2 |- ?: X) ~  r西美納譯本 (康普魯頓合參本聖經) 到了1522年才配合教宗利奧十世 (Leo X) 的祝聖才得以面世. 可是第一個出版的希臘文聖經, 是由荷蘭人伊拉斯姆 (Desiderius Erasmus) 完成. 這些印刷版本的聖經是使用哪些抄本呢? 學者無法確切回答這些問題. 伊拉斯姆大部分依賴的只是十二世紀的抄本, 而且做法粗糙, 尤其啟示錄則是借用朋友羅可林手上的抄本. 其中羅可林抄本有許多地方根本無法閱讀, 還少了最後一頁, 所以只好再從武加大譯本把遺失的部分翻譯回希臘文. 好玩的是, 一個世紀後的英王詹姆士欽定版的翻譯者, 就是以伊拉斯姆的希臘文新約作為翻譯底本. 由此可見其中潛在的問題.   
. U+ y# S! Y( r8 F, [# Y' v50! ~+ j& W* s1 ?7 Q* t& v. k% y' r5 ?
P6150355 by san ching, on Flickr# f) f3 ^4 }- q0 Y9 U3 I
. G+ E9 }9 o0 S0 W6 c9 A" b- q
待續...

TOP

後來伊拉斯姆的新約出了許多版本, 其中由斯蒂芬紐於1550年完成的第三版, 是第一個在經文上標注幾種不同抄本差異的版本. 而他在1551年完成的第四版更為重要, 因為經文開始分章節和段落, 不過分節的方式有些奇怪.
. f* H% h4 j. C# s3 I9 S51
; y4 c% |4 q# K& \+ |P6150357 by san ching, on Flickr2 ^6 s4 e5 E( D8 P  O

4 S, \4 E* I5 ], @5 z0 v, @: `* i6 A. j" q
伊拉斯姆依據的抄本中, 約翰一書5:7-8遺漏了, 學者稱之為”約翰小條”, 這一段出現在武加大拉丁文譯本中. 神學家最喜愛此一段落, 因為當中明確地指出了三位一體的教義 – 有三個位格於神性之中, 而三個位格仍然是一位上帝, “在天上作証的有三: 父, 道及聖靈, 這三樣都歸於一. 在地上作証有三: 就是聖靈, 水及血, 這三樣都歸於一”.  
8 v0 D6 Q& h. Y52
8 ]( d* a! c! n- ^( Q5 U+ [1 D7 u1 HP6150359 by san ching, on Flickr+ L& i, p; z( a& M8 E, v

- T$ f4 B) X; \# K; I8 J) g$ P9 ~. U4 T# \+ h3 E) j
其他神學家指控他想要消滅三位一體的教義, 結果他答應要在下一個版本中放入這一段經文, 但是要給他正確的希臘文抄本. 結果一份特製的抄本就產生了, 那一段是另外從拉丁文翻回去的, 不過他也只好信守承諾納入”約翰小條”. 由此可以看出聖經在生產過程中出現的問題.
% e+ m0 {0 _* ^9 g" U53
' f! m: y# `+ G+ T  qP6150361 by san ching, on Flickr
6 l! ?3 q1 }5 Q6 }  c0 R' b) A9 A3 ^7 x2 ~/ F2 u* S& Q
; `; Y" c3 X( S3 b0 _2 u
直到1707年牛津大學教授約翰米爾 (John Mill), 花了30年認真咀嚼超過一百份的希臘文抄本, 還比較不同語言的抄本, 最後才出版他的希臘文新約. 這造成了天翻地覆的影響, 開啟了洪水閘門, 強迫大家開始認真看待抄本內容的問題, 因為其中的異文超過了三萬處, 事實上他還沒有把所有發現的異文放上去. 從此”原文”就成了一個開放的議題, 我們要如何來判斷正確的基督教教義和教導呢?   
7 T9 k+ n* W  L546 _3 O: P  g9 H3 i1 \$ ?, [
P6150362 by san ching, on Flickr1 h( a7 c7 U: }" _& a
! A. w9 Q9 |6 N2 f
2 @* q. u# P7 W" J# X; r
米爾在完成著作的二周後就因中風去世, 馬上他就遭到嚴厲的攻擊, 保守的新教神學家丹尼爾惠特比 (Daniel Whitby) 在1710年出版了一系列的筆記, 論點是即使上帝沒有防止抄寫者的錯誤混戊, 衪也不致於讓經文走樣或訛誤到無法傳達衪神聖的旨意. 7 k7 o/ L( q( J1 |3 T  Y
55, P9 y* G- z: J. G4 J* K/ f8 [
P6150368 by san ching, on Flickr% M3 q- z% e: Q3 ~& S

1 U- [( S) ^, R; w4 r* e( J. X3 [7 P) q8 T, O5 r
他悲嘆道 ”因此我大感痛心且苦惱, 因為在米爾的緒論中竟然有那麼多顯然會危及標準信仰之處. 即使往最好的方面想, 也一樣會讓人產生疑惑.”
2 {3 K' f* C0 [( w8 [* @3 M56
( N  G6 Z1 d7 JP6150373 by san ching, on Flickr! Y+ k: ~1 ^) |  R

' e8 c2 u$ i5 h: F' N2 Y
$ x% @' q! E3 z0 c  L他繼續辯解, 事實上新約的經文還是很可靠的, 因為米爾列舉的那些異文很少跟信條或行為相關, 那些異文大多不會影響到聖經的真實性. 不過還是有人 (英國自然神論者安東尼柯林斯 – Anthony Collins) 徹底考查那三萬條異文, 他出版的 ”論自由思考”, 主張邏輯與証據的優越性高於啟示和神蹟, 最後的結論是我們無法相信聖經經文.
: u& x! w( T% n7 l, j- A+ [當然這些內容引起了衛教人士反彈, 尤其是劍橋大學的教授理查賓利 (Richard Bentley). 他的理論是, 這些異文在米爾發現它們之前就已經存在了, 並非米爾製造或杜撰出來, 如果基督教在當初為真, 那麼在異文被指出來之後, 還是依然真實可靠… 這真是一段很好玩的歷史.  
% T" c4 |9 W  X1 x, P! a4 B# A57  E) d- E" Z$ m8 h; U
P6150379 by san ching, on Flickr6 q4 x' _* P# m% D6 _/ \% h
6 h/ ?6 e+ o; Z* D' j( L# g

9 Z( ^# y) n' o( J8 D$ ?& o, \5 @賓利繼續指出, 抄本一定會出現異文, 這不是什麼壞事, 抄本越多, 異文就越多. 這不損壞其完整性, 反而為學者提供了必要的資訊, 得以建立一份比任可古代抄本還要詳細的經文文本.
! C" D1 j+ a; g7 j* c0 J58( O: P+ m3 u' e0 v1 q
P6150382 by san ching, on Flickr
: p* ~5 D8 B' `5 D1 d5 j" }' J% O" C% Q6 F1 l$ P, ^: G
3 M- z  z7 T- X; y
今日我們所知的異文, 遠多於米爾的發現. 光是發現和建檔的希臘文抄本就高達五千七百份, 遠多於米爾所使用的抄本, 所以學者估計異文的數量, 可以高達四十萬處, 甚致更多. ) F# F' {3 w( P4 i, j9 Q
59
" p# E3 |$ o  ^& Z" F, ?, aP6150384 by san ching, on Flickr# w: }. W' P( A# n

3 `" ]. J# }7 |2 M9 C
* L. x7 e* d% o/ _9 f6 @+ P經文的更動, 最基本的劃分可以是, 意外更動和蓄意修改. 意外更動的例子可以是在哥林多前書5:8, “也不可用惡毒, 邪惡的酵”. 此處的邪惡之希臘文是 Poneras, 看起來和 Porneias – 不道德的性關係相近. 結果在許多現有的抄本中, 保羅顯然是在警告讀者必須對抗不道德的性關係, 而非意義上的邪惡. 4 j" |$ c4 S* |! @/ o) K( s
608 Q. f% e& J0 K% X/ Y+ R
P6150386 by san ching, on Flickr, n; `0 ?, `; }
! C1 Z( Y7 J7 n0 }
9 `: }; r) i6 v5 V  f6 U
待續…

TOP

GMT+8, 2020-9-27 17:02, Processed in 0.041585 second(s), 6 queries, Gzip enabled.

Powered by Discuz! 7.2© 2001-2009 Comsenz Inc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