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富汗少女給我的啟示

以前在高中在學攝影的時候,我喜歡看相關攝影的書籍,家裡面擺滿了爸爸訂閱的國家地理雜誌,我看了一張照片,照片裡一位少女,看起來是一位中東少女,綠色的雙眸,身穿紅色的袍子,她的臉色,充滿著不安與驚恐,我對這張照片的印象深刻,深刻的是,一張照片宛如蒙娜麗莎的微笑,但表現的感覺卻是如此震撼。

一九八五年六月 國家地理雜誌封面

這位少女叫做 夏帕特·古拉(Sharbat Gula),拍攝者是 史提夫麥卡瑞 (Steve McCurry)先生,從這張照片我得知他是一位阿富汗的女孩子,她在巴基斯塔的難民營中遇見了攝影師,當年古拉她十二歲,身世乖違的她成長在一個亂世,當時阿富汗正與蘇聯戰爭中,家鄉以及父母在蘇聯的轟炸與攻擊下毀損與死亡,不得不與姊妹躲到巴基斯坦的難民營。

據說史提夫麥卡瑞先生看見她的時候,被她那雙眸震懾到,一個深受苦難的女孩子,眼神中表現著恐懼與堅毅,

他決心按下快門的來表現那一瞬間,卻不知道這張照片成為代表他自己的一張作品,至少,史提夫先生將阿富汗少女的這張照片推到了國家地理雜誌的封面,要知道成為國家地雜誌的封面是多少攝影師的心願,也讓世界知道有一個這樣苦難的國家,直到今日,仍未走出苦難。

17餘年以來,阿富汗少女的真正身份一直未知。直到2001年美國的軍隊和當地盟友瓦解了塔利班政權後,阿富汗仍然很大程度對西方媒體封閉消息。儘管麥凱瑞在20世紀90年代的時候做過很多嘗試,試圖找到她,但是他還是沒有找到這位女主角。

史提夫麥卡瑞於2002年1月重新回到巴基斯坦難民營,終於打聽到古拉的下落:知道她已於1992年返回阿富汗,由於在「阿富汗女孩」面世以來,很多的人都冒充是相片中的人物,專家利用生物技術通過照片和她本身的虹膜的精確比對,最終幾乎完全肯定史提夫麥卡瑞這次找到的就是阿富汗女孩。

史提夫麥卡瑞最終來到古拉婚後所住的˙村莊,再次為她拍攝睽違十七年的封面和紀錄片。

照片如下

但不知道是我不是我的感覺,還是史提夫先生也有這樣的感覺,就是有些照片似乎不再有第一張那樣的味道了,少女雖然已經成為了婦女,可是那眼神似乎無法再形容當時的感受。

攝影師的你,有沒有那種,我去同樣的景點,或是拍攝同樣的人,有著無法再來一次的感受呢?

這張照片給我一個很大的動力就是,錯過當下,有時候很難再回頭拍出一樣的作品與初衷。

Author: olddo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